经典美文网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来源:经典美文网 776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男就是我女朋友因为我的错,经常忍着我,因为我经常发脾气吗,还有吃醋,她受不了,她以前都是忍着我,真到最近一次吵了一架,然后分了,她口上说从来没有爱过我,其实我知道她受不了现在,我现在脾气也改了,想让她回来,她是那种时间久一点就会感觉没有事的人,我给她一直发消息她会烦,现在我只能不给她发消息,但是我又常常忍不住,而且我想和好。前段时间和爸爸妈妈吵架,拿拖鞋打脸和头,我感觉我现在没有耐心了,没以前聪明了,特别容易烦躁不安、生气,以前怎么也不会说的话,现在特别没脑子就说出来了,以前从来都不会说的,脑子里就没有一根悬绷着,我该怎么办呀?18岁,别人吃饭用碗,我用盆。吃的东西多了,总怕吃不掉会坏,逼着自己使劲吃,吃多了又胃疼。有时候是,吃完饭,半小时后,就饥肠辘辘,然后开始吃,吃,吃,明知道吃太多,不好,可还是忍不住!。

非常好,非常高效,专业。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高中阶段为了交到朋友,我将自己隐藏了一部分,现在我找不到她了,想找她的时候很痛苦,想哭,但是总会在触碰到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最后功亏一篑,我现在表现在外面的有扮演的嫌疑,因为这样我才能获得足够多的关爱,才会交到朋友,但是我讨厌她,因为我不认为她是我,我不承认她,就是说我不承认任意一个我,但我又找不到我。我现在很平静,可怕的平静。

女23岁,目前大四一直没有开学,父亲在外地工作,哥哥在国外,大部分时间和母亲在一起。这段期间发现自己与母亲的观念相差越来越多。需要说明的是自己是在溺爱中长大的,现在也很依赖母亲,有时还会在一个房间住。因为父亲出轨多次,母亲把重心都放在了我身上。我很体谅她的不容易,也感激她为我带来的一切,但是在探讨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们观念相差很大。例如,本来打算毕业后出国留学,因为疫情的原因母亲怕不安全让我考虑找工作,我想去外地一个教育机构,远离家里(不想再受母亲控制),但她背着我找亲戚安排了家乡的工作。还有一次是我跟母亲说想去考研寄宿学校,因为在家学不下去,她说家里条件这么好还想出去,你应该适应环境,在哪都能学。我说我自制力不好,从上高中就没有在家里学习,每次放假回家都没怎么学习,家里就是放松的地方。她说有些人看来不花钱就学不了习,你在家爱学不学。还有就是母亲觉得不结婚很自私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没有一个人鼓励我,给我说一句希望的话,不仅仅没有,还破坏我的心情,我出门见谁需要报告?我愿意怎么打扮怎么打扮,我不需要见谁,谁也不配和我见面,之前的好心情包括今天,全给我破坏了,一下子打回原形,我告诉你们,我不会像别人一样随便嫁个癞蛤蟆,这辈子就结束了,生了狗,就这样就是一辈子?滚他妈的吧,对我来说简直是侮辱,他妈的我不会这样,我好不好我觉得和任何人没关系,他妈的谁都不配说我,嫁个没出息的死癞蛤蟆男的也算结婚了。结你妈的头,我说我心里痛苦了。全是因为得不到鼓励,一点鼓励的话都没有,净是破坏,妈的。那死癞蛤蟆娶了也是癞蛤蟆,癞蛤蟆配癞蛤蟆,一辈子变不成人,我恨这些癞蛤蟆,真正帮我什么了?一件事都没有,光会说那些没用的风凉话,再贬低我几句,滚你妈的吧。贬低我,自己多好?别人的痛苦不理解少在这里数落我了,光会数落我,还会什么,你看不起我不代表别人,,我说自己这么痛苦了,净是被贬低,全给我破坏了,离我远点,不帮我聊远离我。少在这里贬低我,自己有什么本事?

虽然他不承认自己出轨,我是肯定他的做为!为了上初中的孩子,我选择暂时和他过下去。他就像是冷血动物一般,他整天以单位事找理由在他妈家住,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很痛苦,我这样的选择对吗?应该怎么办?我的父母总是想安排的的人生,帮我找工作,帮我买房买车,甚至帮我介绍对象。可是我并不想被父母安排一切。最近因为父母又想给我安排工作,没办法我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尽管这份工作我并不喜欢。现在我准备要离开这份工作了,现在感觉这份工作多做一天少做一天都无所谓了。对现在的领导布置的任务和要求我也不上心了。我就想等我离开这份工作后想去大城市学习自己喜欢的工作技能,但是我身上没有钱,只能从父母那里要。但是父母并不同意我去,他们不相信我。他们只相信他们自己的想法。有些时候我真的怀疑自己是巨婴,但是我有些地方也不像巨婴。尽管我这次向父母要钱也不是为了花天酒地,吃喝嫖赌。现在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很纠结,我到底是不是巨婴?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和朋友说喜欢的人麻烦我,好怕这句话被喜欢的人听见?

拖延法:想要发怒的时候尽量提醒自己不要爆发,尽量压抑自己的情感,不断地提醒自己克制,等冷静下来再去看问题就舒服多了;

我是一个从八年级正式被余光影响的人,到现在大三,已经快七年了,从原来看前排的男同学,再到后来的女同学、老师,几乎变成了一种泛化。或许心理学上没有对余光恐惧症或余光强迫症有明确的定义,我看过一些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