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网

啥都不想干

来源:经典美文网 982

啥都不想干

对任何事情都没兴趣,心里很难受,表面表现不出来。

那些讨厌这个世界的人,现在都是怎么活着的。我讨厌这个世界,我讨厌这个世界很久了,我也知道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讨厌这个世界的人?那些讨厌这个世界的人,你们现在是怎么活着的?什么工作,什么生活,

啥都不想干

啥都不想干

明天在学校一些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到底怎么样才能上课认真听课不要想那些东西为什么当我自己整理好了心情别人又会来打扰我今天上晚自习班级里面有一个特别得瑟的小男生他在第一排坐着我在第三排坐着平时我们两个的关系也不算怎么太好也不怎么说话但是奇怪的是每次当他回头的时候我都能看着他他有可能是要往别的地方看然后一下看着我看的他他就开始看我而且我看他的时候他也看我这个我也很纳闷然后呢为什么在溜号的时候一下子如果他有什么小动作我就能看了就能看到他他看到我看他就和别人的学生说说我看他可是他要不回头的话我能看他吗所以我就一直尽量的提醒自己他在的时候不往那边看可是这个真是不自觉我发现我越可耻我的心越累我上不进去课学不进去习这个非常得瑟的男同学就跟没事儿似的说完就拉倒我也真的是很纳闷他说的是别人人而且说完就当什么事没发生或者是又上外面去跟别人说去了本来就是他先回头我才看到他这人怎么能这样嗯真的是和他性格一样的欠但是就是这样人家学习还好老师你教教我怎么才能在任何时候都不看他我真的是烦死了

我承认我是个不完美的老婆,家里无法保持整整齐齐的,但今天我的老公把所有钱都拿去打外面赌博机台把家钱花到精光,我最近几次要求他每去打ㄧ次台子,就必须留下五百至ㄧ千元台币,他留下不超过双手六七次有ㄧ千几次有五百ㄧ次,我把钱花再这个家的民生用品,女儿花费,他的包,买菜 用我自己身上实际没多少,他现在推卸责认怪罪於我家没整齐所以他天经地义可以去把钱花在娱乐上,在来要求我在家用上省ㄧ点,我顶他也因该检讨自己行为,他现在喊离婚,女儿归谁他无意见,我好烦,我现再才明白ㄧ切都是我执太久了,以为他很爱我跟女儿,ㄧ切都自己自以为事,压抑好几年我在去年去看了精神科,医生给我抗焦虑的药给我,我突染发现我这六年多的付出关心关怀他都ㄧ点也没记着,只会说我顶他 已他认为来评估我懂不懂事及乱不乱他,我关心他要他别熬夜,他感冒要他看医生,问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该去找份工作做这谢我那错了

啥都不想干

啥都不想干

我希望三姐上我家来,不是亲的,我没结婚之前,带我上她那干过活,,她有姐妹三个,我很嫉妒,没有人真正关心我,

情绪控制不住有自杀倾向活着很累连正常人的基本心理都做不到,活着有什么意思?今天我是实在忍不下去了,到今天一共有五年的时间了,我觉得我活着好没意思,尤其是现在上大学住寝室,没来这的时候,一个人也不出去,整天就喜欢在家,不想出,也不想见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现在我写这篇日记,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了,心里的痛没人知,心里的感受没人知,每天在学校还要装着开心,有时在学校是真的开心,有时很生气愤怒,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到现在为止,我现在这个人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不正常,我真的很想有正常人的那种心情,我用语言叙述不了,我每天脑子都想的什么,但我知道,我是社交恐惧症,自卑,完全彻底没有自信!我这个人喜欢装大哥,被人敬佩的感觉觉得很舒服,我这个人可以说,怕那些比我厉害的人,不怕比我弱的人,就是说好说话,老实,的人我不欺负他们,就是感和他们说话开玩笑,那些厉害的人我就不敢这样,我是不是太懦弱?我不知道,你们想象一下,你们是个好强的人,又没有自信,自卑,可能还有点抑郁吧,重要的是社交恐惧症,,就这几点让一个人每天会过着怎样的生活???想让别人服你,但又做不到,害怕恐惧,比如说朋友给你开个玩笑,我就会非常生气,真想把他杀了,我真的有点不正常,每天精神不振,每天特别敏感。。。我不想说了,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现在我就是想变强!我很想又那种吭一声,别人都吓的抖擞的那种地步,但我做不到,我一直来都是待人很好的,现在我主要是不知道怎么和朋友相处,开玩笑,到底怎么说话什么是错什么是对,我好的时候,他们惹我生气,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但是有的人服我,有的人不服,不服的人还对我吼,不怕我,然后我就会害怕他们,因为我是好强的人,这种矛盾心理,你们想想看多难受。。。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我想变强!!或者让我心里变正常!!!!所以所我想变坏,但是我做不到!!

啥都不想干

啥都不想干

交上几个要好的哥们、姐们,这是知己问题。朋友是越交越多,就好像我们刚上高中时一样。在大学这里,很多人都是来自祖国各地,交上一两个可靠的无话不谈的朋友,对于这四年大学时光都是受益匪浅的。很可能多年以后,你们还会成为事业上的好朋友。尤其在毕业之后才会发现,还是同学最亲了!

害,治我的抑郁症快一年了,在这段时间里我觉得和以往的性格完全不同了,但是我的父母并没有变,我在努力地改变自己,但我的父母从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这快一年了,我感觉我有要复发了